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 http://ydx.zzwave.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日志

就贺梅案邹婧指控的调查结论

热度 5已有 7684 次阅读2016-4-17 04:27 |个人分类:贺梅案|系统分类:贺梅案回顾与现状| 侵权案

翰山在其侵权案中提了一个撤诉动议,我本来是大前天要开始写反对书的,结果突然冒出邹婧的事情,使我不得不 暂停这个事情,就邹婧相关事实进行取证。包括已经数年没有联系的贺绍强、蔡金良,以及不认识的陈编辑。由于这一耽误,我到递交反对翰山文件的前5分钟才完成,递交时又出现一个错误,最后在4月15日(美西时间)最后几秒钟才递上去 ((The following transaction was entered on 4/15/2016 at 11:59 PM and filed on 4/15/2016 )。就好像是围棋读秒时最后一秒钟落子似的 -- 有惊无险 (幸好我旁边没观众,否则看得紧张)。邹婧曾经的好友韩公如果久等了,我表示歉意。

回到邹婧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性质严重的事件。邹婧在网上散发大量针对罗秦与我的攻击性文件,其反对的不仅是个人,更是其个人所代表的原则与信念。在贺梅案结束九年后的今天,如果我们需要重复当年在贺梅案期间经过长期论证而确立的人类基本原则,无疑是一件令参与者感到疲惫的事情。但人们往往会重复同样的错误,而且需要同样的纠正。很多人归根结底的出发点是自身的利益 -- 金钱、名誉、性,以及被这种利益驱使而产生的感情冲动。这些人无法明白,世界上确实存在超越人作为一种动物基本生存之上的东西,那就是人类的基本权利以及为维护这些基本权利而确立的基本原则。我希望,邹婧引发的事件可以起到一定的启发性意义。

首先,我来回顾一下邹婧的背景。2012年6月,罗秦跟我联系,说在写本关于自己经历的书,找了个写手,正在罗秦家里,让我打电话到她家去。于是我打电话过去,跟这位写手简短地通话。这位写手就是邹婧,也就是后来的楚楚。后来我给邹婧提供了一些资料,包括某些在珍珠湾的文件,把链接发给了她。两个多月后的9月10日,我收到罗秦的邮件,说邹婧书写得不好,本来找到了出版社,但现在出版社不出了。又过了一个月(10月9日),罗秦说她开始自己写了。但罗秦并未说任何邹婧的其他事情,我也不知道她们之间实际已经发生了矛盾。直到2013年6月10日,邹婧对我说,罗秦说了我不少坏话。为此,我立刻向罗秦核实,罗秦表示了否认。我得到否认之后,又私信回应了邹婧,说当事人已经否认,就不必再说了。这个时候,我是对邹婧的话处于将信将疑的态度。后来,邹婧不断进行公开影射、欲言又止,其所作所为明显属于低劣性质。这使我开始对邹婧的品行有所认识,并开始怀疑邹婧是否在恶意挑拨我与罗秦的关系。此次邹婧继续进行类似影射,我便决定迫使邹婧把她所谓不可告人的秘密放到阳光之下。

在这个事件中,很多明显虚假的事情,邹婧说成是罗秦说的。例如,邹婧写道:【罗秦曾告诉我(邹婧):在他们打官司的过程中,岳东晓没有给他们捐过一分钱】。然后邹婧到处张贴这个内容,让我公开反驳。如果我对此进行反驳,等于我已经假定罗秦说了这些完全虚假的话,也就是等于我预先假定罗秦已经撒谎,而在反驳罗秦。这是一种常见的卑劣做法。对此,我当然必须是从罗秦那确认是否说过这样的话。

整个调查完全是在事先毫无通知的情况下进行的。如贺绍强,我至少已经4年没有与他有任何接触或者语音、非语音通讯。蔡金良更是有8年以上没有联系过。陈编辑则是陌生人。下面是就邹婧网上的说法的调查结果。

1. 罗秦出书为何被取消?

邹婧的2016年的说法:罗秦提出三个要求(虚构情节、炒作贺梅、写齐小军),邹婧不同意,邹婧【立马给出版社的小陈打电话说明原因,告诉他我[邹婧]不出了】

罗秦2012年9月10日给岳东晓的电子邮件:【我把邹婧写的文章发给你看看,她大部分都是超你的,我本来找到出版社了,人家看了。都不发表了,我看了哭笑不得。如果你有时间看看吧。谢谢!】

罗秦2016年4月15日(中国时间)的证词 (录音):罗秦先给出版社陈编辑打电话,说邹婧写的不行,出版社取消。罗秦并提出佐证,说之前发生类似情况,邹婧写文章被拒绝发表,不得不要求请罗秦授权投给其他刊物。罗秦同时说,邹婧因为给打电话,耗费不少电话费,要罗秦打回去,因此罗秦认为邹婧很在乎钱的事情。出书利益没有得到,因此对罗秦产生怨恨。

出版社陈编辑证词:陈已经不记得邹婧这个人名,他说:【我记得有可能是当时是我们这边主动说不出这个书了,好像是因为我们这边也不是说哪个编辑说不出就不出了,我们发行有个论证会嘛,好像是当时我们对这个选题并不是很看好。。。我也记不太清楚,好像是稿子也不是太好,我记得。至于,因为不是写手直接和我们谈出书的,因为当时是罗秦找到我,有人帮她写,这样子,如果取消应该是罗秦那边来确定取不取消,或我们这边来决定,写手,不太可能吧。】

分析:罗秦的证词得到了陈编辑的逻辑验证。出书是商业行为,应该是当事人与出版社决定,雇佣写手如邹婧无权决定。罗秦因为书的内容不满意完全可以决定暂时中止出书,出版社也可能。罗秦所说的邹婧抱怨采访电话费属实。极少听说有记者采访对象还要对方出电话费的情况。这一点可以说明邹婧很在乎钱,乃至数额不大的电话采访费用也要计较。关于写书的利益分配以及相关的因果,有待进一步调查。

结论:邹婧撒谎,罗秦说了实话。

2. 蔡金良为何不再给罗秦募捐?

邹婧的说法:【我立马给出版社的小陈打电话说明原因,告诉他我不出了;同时也将不出书及为何不出书的原因告知了罗秦弟弟和蔡京良。蔡京良听了我的理由后只说了一句:以后我不会再为她捐款了。对于[蔡]这样一个真诚、善良的人,难道我不应该把罗的真实情况,尤其是她在拆迁款上撒谎的事告诉他吗?是的,令罗秦恼羞成怒的不仅仅是我取消了给她出书,更是我断了她的财路,失去了蔡京良这位金主!!】

罗秦的说法:在罗秦请邹婧当写手之前,罗秦就已经拿到拆迁款,也就不需要蔡的帮助了,她对蔡没有任何隐瞒。

蔡的说法(电话采访):蔡完全不记得邹婧的名字,印象中只与邹婧进行一个一次QQ交谈,内容也不记得了。关于给罗秦募捐,蔡说是罗秦来找他帮助他才会去行动,不会主动去捐款。后来罗秦有了钱,没有来找过他了。

分析:罗秦的话与蔡所说完全吻合。蔡说的非常合乎逻辑,贺梅案早已结束,各自有自己的生活,罗秦不主动要求,别人不会去主动无限期地提供捐助。如果按邹婧的说法,也就是2012年9月蔡还在不断给罗捐款,经邹婧报告之后,蔡才终止这种捐助。邹婧说法与蔡的说法完全不同。

结论:邹婧撒谎,罗秦诚实。

3. 罗秦是否对邹婧说过:【在他们打官司的过程中,岳东晓没有给他们捐过一分钱】

邹婧:【罗秦曾告诉我:在他们打官司的过程中,岳东晓没有给他们捐过一分钱】

罗秦:没有对邹婧说过这样的话。岳是当时捐助最多的。这都知道。不可能撒这样的谎。

贺绍强:岳至少捐了3000美元。

分析:岳给贺家捐助,这是贺家多次对外说过的,是一个公开的事实,贺家甚至可能在国内的电视节目中提到过这一点。因此,如果罗秦在这个问题上对邹婧撒谎,那将是一个立刻被自我否定的谎言,邹婧也很容易找到这个谎言的证据,罗秦的智力水平完全可以预见到这个结果。因此,罗秦在捐款问题上撒这么彻底的谎言(一分钱都没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邹婧编造罗秦这个说法的可能性,鉴于其上面撒谎的表现,几乎可以肯定。邹婧编造这个谎言的可能目的,参见前言中的分析(引发岳公开反驳罗)。

结论:邹婧撒谎,罗秦诚实。

4. 邹婧说,罗秦曾告诉她,岳没有去过孟菲斯参加过一次庭审。】

罗秦证词:我说的是没去过孟菲斯(贺家庭审被剥夺父母权的审判庭所在地),你去的 Nashville (田纳西最高法院所在地)。

贺绍强:岳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去了,在 Tennessee Supreme Court.

分析:邹婧所说的没有去过孟菲斯参加过一次庭审】,而忽略岳在最关键时候去田纳西最高法院是一种常见的欺骗方式。从表面上看,这句话似乎是事实,但却刻意掩盖更为关键的事实。其目的,结合上下文,是给读者造成错误的印象。

结论:邹婧的片面陈述是欺诈性的。

5. 邹婧说罗秦对她说岳【只是和他们通了电邮,连电话都通得很少!】

罗秦:否认说过,不可能。因为岳几乎天天跟贺联系。
贺绍强:证实岳几乎天天与贺联系。

分析:岳在案件过程中跟贺家联系紧密,这一点是贺家多次对外说过的,是一个公开的事实,贺家甚至可能在国内的电视节目中(如真情节目)提到过这一点。因此,如果罗秦在这个问题上对邹婧撒谎,那将是一个立刻被自我否定的谎言,邹婧也很容易找到这个谎言的证据,罗秦的智力水平完全可以预见到这个结果。因此,罗秦在联系问题上撒这么彻底的谎言(电邮都很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邹婧编造罗秦这个说法的可能性,鉴于其上面撒谎的表现,几乎可以肯定。邹婧编造这个谎言的可能目的,参见前言中的分析。

结论:邹婧撒谎可能性大于 99.99%。

6. 邹婧说罗秦说【在他们打官司的过程中岳东晓自己也在打他自己的知识产权官司,曾经一直输一直输(更多虚假陈述略去)后来,在中国政府部门的介入帮助下才打赢了官司,且获得一大笔赔偿款。请问:这是否事实?你帮贺家打官司是为了帮贺家还是帮自己?

罗秦:这么恶毒恶心的话根本不可能说。岳没有跟我说过官司,都不知道岳官司的事情。

贺绍强:如果贺梅案对岳有什么影响,那就是影响了他的business,没有时间照顾了。

分析:贺梅案结束时(2007年一月),岳的知识产权案刚刚开始不久,该案于2006年初开始,而且进展非常顺利,这一点在《赢在美国》一书中还提到了。该案出现波折是在贺梅案结束之后。罗秦和贺绍强对岳的知识产权案并不了解。从时间上看,贺梅案2007年结束后,岳的知识产权案才出现波折。至于相关案件的变化,当然并非这么简单。2009年8月,郑一芳被奥巴马提名为终身法官。此时岳的知识产权案进入艰难的阶段。岳在美国参议院力控郑一芳不当,后者提名三次被美国国会退回。2010年5月。岳知识产权案经陪审团裁决获胜。随后,岳起诉34家企业侵权,后在第九巡回法院和解。2011年5月,郑一芳经过参议院投票,以56票赞成、42票反对通过。邹婧的说法,典型的重利而轻义,只看到钱钱钱,忽略知识产权案中的是非曲直。这与邹婧上面表现一致。鉴于罗秦都不知道岳的知识产权案,而且贺梅案与知识产权案时间先后差异,罗秦不可能说这段话。

结论:邹婧捏造。

7. 邹婧称【罗秦告诉我:你们回国时,你曾要求住单独的宾馆房间,而且还不能太差。】

罗秦:否认。只是说当时住他弟让岳与之住一个房间。岳要一个人一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分析:这个鸡毛蒜皮,调查者都懒得跟贺绍强去确认事实。照片显示岳所住酒店房间相当简朴,非常狭小。岳不习惯与人合住,这很自然。但其动机被邹婧解释为物质性的,这与邹婧在乎金钱吻合。

结论:邹婧根据自己品格而进行的动机判断。

8. 邹婧称【罗秦告诉我在你那本书里,为了拔高你和贺绍强的形象,你们编造了很多虚假的情节,尤其是伤害她的情节。什么马丁路德金跟贺绍强共进晚餐并赠送礼物更是子虚乌有!贺绍强并没有获得什么美国伟大父亲奖,而不过是一个社区教堂给颁发的小奖而已。】

罗秦:笑。否认。

岳:《赢在美国》一书完全属实、不存在任何虚构。

分析:马丁路德金死于1968年。《赢在美国》作者具有本科以上学历,其中一人为美国授予的博士。罗秦虽然学历较低,但是在美国也会过马丁路德金日,因此应该知道该人早已去世。显然,《赢在美国》一书中不可能存在贺与马丁路德金共进晚餐的狗血情节,罗秦也不可能认为该书存在如此神剧。这个与金交往说法的来源应该是邹婧本人的想象。至于什么美国伟大父亲奖,罗秦以及调查者本人闻所未闻。邹婧曾经抄写《赢在美国》一书,因此对该书内容应该熟悉,该书中是否有这个情节,在哪一页,应该指出。

结论:受邹婧教育程度及其知识之限制,编造谎言明显破绽。


9. 罗秦是否对邹婧说拆迁款是100多万(而不是200多万)?

邹婧:罗秦对邹婧撒谎,拆迁款是200多万,只说100多万。邹出示一个邮件,里面罗秦说多少钱不关她事。

罗秦:从未撒谎,多少钱关邹婧什么事,一直对人说的是200多万。

蔡:没有关注过是多少钱,但罗秦拿到钱后,没有再要过金钱帮助。

岳:记得罗秦曾说过拿到拆迁的钱之后,买了一个100多万的房子,剩下的钱还添置了些东西。

分析:这个数量真有那么重要吗?如果实际299万说成100多万,则说法与实际相差至少为299-199=100万;但如果是200万说成100多万,那么说法与实际相差只有200-199.99999 = 1 分钱,随便减去点费用也可能。当然,你可以说后一情况也是像商店东西卖999一样骗人-其实是1千,199.999应该四舍五入说成200。 拆迁款多少不关邹婧的事,这句话罗秦前后一致,也似乎有道理,可以独立考虑作为一般性原则,无法作为罗秦是否说过100万根据。邹婧出示的邮件中,罗秦似乎在说没有告诉过邹婧是多少钱。但可以肯定,邹婧多次盘问罗秦到底是多少钱,这样邹婧在乎钱的性情吻合。先不论这里面到底谁说了什么,按照上面的论证,即使是299万,说100多万的差额只有100万,如果减去给其他亲人的部分,差额更少了。这个差别能构成一个三个孩子家庭贫富的分水岭吗?邹婧作为一个写手,为什么会这么纠结这个数字呢?这才是邹婧自己应该回答的问题。至于罗秦,她都说了新房子花了100多万(这个数字在100到199之间),买了些贵重东西,还有钱送孩子上学,买去美国的机票,还给了亲人几十万,小学算术就应该知道,这个拆迁款是在200万左右。罗秦说谎可能性小。

结论:邹婧钻进钱眼里出不来,自己检讨检讨吧,不要信口说别人欺骗。

最终结论:

贯穿邹婧谎言的一个字:钱。


路过

鸡蛋

鲜花
2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楚楚 2016-4-17 06:19
岳东晓,我会马上写出你指控的我对你的所谓诽谤请你正面回答,不要总是以逃避、威胁、恐吓等手段来面对,正面回应及应诉才是最正确的做法!!而对你的所谓列表指控我会全文拜读完之后绝不回避正面回应,更不会像你这样总是以逃避、威胁和恐吓的手段来面对!
回复 中西部人 2016-4-17 10:27
岳东晓,你分析的很清楚!不愧是经过理科训练的学者!
回复 MingHao 2016-4-18 10:36
辛苦
回复 岳东晓 2016-4-19 08:42
http://www.zhenzhubay.com/zzw/upload/up/2/15ad0db.jpg
回复 宜修 2016-4-21 07:09
老岳在贺梅案中的义举,功德无量!
回复 岳东晓 2016-4-21 07:31
中西部人: 岳东晓,你分析的很清楚!不愧是经过理科训练的学者!
你这个评价说明你是理科思维。
我现在怀疑有人不能完全看懂我论证的数学严密性。
回复 楚楚 2016-4-30 14:09
岳东晓列了一个所谓的取证列表希望我回答,我在第一时间内,对他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立马给予了正面的、诚恳的回答;而民族英雄岳东晓面对我对他的取证列表,却当起了缩头乌龟!!居然一个问题都不敢回答,这算哪门子的民族英雄?可有哪怕一丁点的男人的担当?
岳东晓,如你还是一个男人,请正面回答:
1、              为何你从不敢正面回答我的所有问题?为何总是以谩骂、诽谤、讹诈、威胁、恐吓的方式来逃避所有问题?请问,你这可有半点男人的担当?
http://www.zhenzhubay.com/home.php?mod=space&uid=557&do=blog&quickforward=1&id=32533
回复 楚楚 2016-4-30 18:40
《这封我写给蔡京良的电邮再次证明岳东晓的谎言》http://www.zhenzhubay.com/home.php?mod=space&uid=557&do=blog&id=32535
回复 MingHao 2016-5-3 09:00
中西部人: 岳东晓,你分析的很清楚!不愧是经过理科训练的学者!
遇上你,能明白。难免遇上白眼狼   我还没看那些胡搅蛮缠,都累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9-6-17 06:46 , Processed in 0.090902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